<acronym id="weisk"><small id="weisk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weisk"><center id="weisk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weisk"><small id="weisk"></small></rt>
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8章 警署的烦忧
作者:新班车| 字数:2786| 更新时间:2019年05月25日

洪湛飞突然有点烦躁,要是这么着细声慢语跟她们解释,可能一天都没完,还是快刀斩乱麻吧。

他轻轻地咳了几声,郑重地说道:

“诸位女士,关于史少爷和成太太死亡事件,由于情况比较特殊,本县警察署的蒋署长在接到报警后特地向州警察司作了汇报,请示如何处置,州警察司的指示下达,命令县警署快派警力进行调查。

所以现在侦缉队马队长和韩副队长是奉的上级命令来处理的,不是擅自的行动。

既然已经展开调查,这个事件就很严肃了,两位死者的遗体已经成了第一证据,侦缉队当然得运走进行检验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死者死亡的真相,也才能给你们三家一个明确的交代。

这是侦缉队必须要做的工作,务请大家理解!

虽然这些女人都是富家女,但她们对这件事的发生也是一头雾水,十分茫然,除了哭也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洪湛飞又说,现在他也要回侦缉队,参与尸检,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要反映,可以到侦缉队去,或者过后派人来叫一声就行,为了调查顺利,一定要保持沟通。

然后他就走出去。

到了外面,发现只有一辆警车在,韩卓一个人坐在车里等着他,洪湛飞上了车,韩卓就发动车向侦缉队开去。

韩卓夸道:“湛飞还是你牛,懂得啥时候说啥话,三言两语就把她们给镇住了,我还担心她们会把你吃了呢!

洪湛飞却提醒道:“说几句重话挺容易,但接下来的工作才是要命,尸体,到底检不检?”

“当然检呀,不然运去干什么!

“那就要解剖啊,你想过没有,如果经过解剖却找不到什么明确的痕迹怎么办?”

韩卓一下子刹住车,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。他迟疑地说:“是呀,验尸就要剖尸,但那好像不是成家和史家人答应的事,如果让他们自己作主,他们未必愿意让死者接受解尸刀的切割吧?”

“其实,他们很矛盾,如果不让侦缉队验尸,就无法找出结论,他们也知道你们侦缉队是巴不得不验尸,反正就当成个意外处置了,可他们不甘心接受亲人死于意外的说法,非要拿到个证据不可,那就只好听凭侦缉队验尸!

“但如果我们把尸体给剖了,结果还是拿不准死亡原因,就更不好交代了吧?”

“对呀,验尸肯定是想找出死亡原因,但万一不太好找呢,尸体给剖解了,结论拿不出,人家不是要疯了?”

韩卓想了想问:“要不,让队长找署长请示,听听署长怎么说?”

洪湛飞表示同意。

到了侦缉队,他们进了马大蔫办公室,却没想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。

此人西装革履,肥头大耳,正在跟马不蔫讨论着什么。

韩卓一惊,立刻立正敬礼:“署长来了!

洪湛飞也认得他是蒋署长。

好了,不用让马大蔫打电话请示了,署长亲自上门来了。

洪湛飞站在一边,不知该不该跟蒋署长打招呼,过去他曾经是蒋署长手下一员小小的安警,他认识署长但署长未必认识他。

蒋署长看到洪湛飞,就指着他问马不蔫:“这位不是以前治安队的洪什么?”

“洪湛飞!甭聿荒韪辖艚樯,说他已经辞职了在北臧做侦探了,并介绍是自己请他协助查案的,上次那件街头杀人命案就是请他帮助过的。

蒋署长是个随和的人,对洪湛飞说:“那好啊,小洪本来也是咱们警署的人,只要有本事,就可以回来发挥一下,上次那个案子难怪破得那么利束,马队长请来了小洪协助,应该很有作用的!

然后蒋署长示意大家坐下,他明显是有话要讲。

马不蔫给大家散一圈烟,洪湛飞和韩卓都坐下来,全神贯注倾听署长讲话。

蒋署长说道:“刚才,你们已经去王家勘察过了,也把两位死者带回来,现在你们谈谈,对这桩事有什么定论,到底是事件呢,还是属于案子?”

马不蔫说:“我和韩卓起先以为只是个事件,要么自杀,要么是意外,但湛飞认为,是案子!

“什么样的案子?”

“凶杀!

“为什么这么认为呢?”

马不蔫就把在王家茅房里洪湛飞说过的话讲了一遍。

蒋署长听得从椅子里站起来,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显得有点心事重重。

他停下来,看着洪湛飞问:“小洪,假如这真是凶杀案,你有把握将案子完全搞清吗?”

洪湛飞急忙摆手:“署长,你如果一定要我说有没有把握,那我怎么可以说一定有呢?那不是说大话吗?署长您也最反感属下说些没有含金量的大话对吧?”

蒋署长哎了一声,“有信心,跟说大话是两码事,我想知道的是,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,如果你们自己心里一点底也没有,那叫我怎么拿决定,对不对?”

洪湛飞刚想回答,马不蔫反应超快,接过话头问道:“现在我们就在等署长指令,署长您觉得有必要查不查?”

“你在问我,可我是在问你们呀,跟你们说实话吧,我之所以赶来,是因为刚才在署里接到司长的电话,司长也在问我,这到底是什么性质的,是普通事件还是刑案呢,司长都要我们报个结论呢,我能怎么说,只能来问你们呀!

马不蔫仍小心地问:“是不是,最好的结论是个事件,这两位纯属意外死亡?”

蒋署长直言:“我也希望是这个结果,可是,成家人,史家人,能认同吗?如果他们愿意接受这个结论,那大家当然求之不得!

马不蔫说:“这个结论由署长去向两家宣布,估计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吧?”

话音刚落桌上的电话机响,马不蔫接了电话,把话筒向蒋署长递过去,说是署里值班员打来的要找署长。

蒋署长接过电话听了听,脸上就露出烦恼的表情:“怎么,成家的人和史家的人,到警署找我了?什么,成老板就在我办公室,要跟我通话?好好,你把话筒给他,我来跟他说!

然后蒋署长跟成老板直接通话了,蒋署长先寒喧几句,出了这件事,真的不幸,成老板请千万节哀要自己多保重。

又在注意地听着,一会儿说道:

成老板,你的意思,你太太是被人残害的?是被人杀的?就是说,这是个杀人案?

我们?目前刚开始侦查,还要收集线索,我们是希望你们当事家庭能为我们提供必要的线索,可你要问我是什么结论,暂时当然不可能拿出来。

对对,我们需要调查,不能草率从事呀,相信成老板也是理解的……

好好,那就先这样,随时保持联系。

蒋署长把话筒放回去,对三个说道:“听到了吧,人家成老板的态度摆出来了,就是认为他太太是被谋杀的,所以,诸位,如果我们现在对他们说,那只是个事件,不是刑案,他们是决不接受的!

“署长您说怎么办?”韩卓问。

蒋署长很干脆:“你们三人,既然小洪认为是杀人案,那就听他的了,这个案子,就由你们来侦查,小洪是你们请来的,相信你们的合作一定没问题,我只有一句话,抓紧时间,查出真相!

然后他站起来要走。

马不蔫也站起来急忙说道:“署长,能不能向司长提个要求?”

“什么要求?”

“你也知道,我们这儿的法医,水平不太……能不能请司长派两个高级一点的法医来,帮着验尸?”

蒋署长摆摆手,“这个呀,还是别想了,司长那儿,也缺这种人员,他刚才还向我打听,他派给我们的三个法医有没有提高了水平,他还打算要从这三个里调一个已经有了实际经验的,去他那边掌管法医科呢!

马大蔫和韩卓都傻了眼。

只有洪湛飞心里发笑。

他毕竟当过小安警,现如今又在州城当私人侦探,别说甘梓警署的那点内情,就算州警司的状况都了如指掌,其实就算京城的所谓法医专家,也不过如此,因为法医这一行,顶尖的人才实在太少。

蒋署长走后,马不蔫和韩卓都望着洪湛飞。

意思明摆着,法医室请,下面的事,都交给你啦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重庆时时彩怎么玩_广东福彩好彩1是什么-新疆11选5什么意思 韩国贩卖儿童| 英雄联盟s9总决赛| 韩国贩卖儿童| 六部门约谈网约车| 韩国贩卖儿童|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| 英雄联盟s9总决赛| 辽宁抚顺市地震| 天气预报冷到发紫| 东航平安备降南昌|